重要公告:
湖北资讯头条,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宋龙泉窑长颈玄纹瓶
2020-06-01 14:54:10 点击次数:165次

宋龙泉窑长颈玄纹瓶

高度24.5cm。口外径9.3cm。腹径13cm。圈足直径9.25cm 起拍价300万

《世界陶磁全集 - 12:宋》,东京,1977年,图版207号,日本経済新闻社,《益田钝翁展》,东京,1983年,图录图版34号,白崎秀雄,〈钝翁搜集品由来记〉,《芸术新潮》,东京,1983年5月号,页59

说明,瓶盘口,长颈渐宽,折肩,直筒腹,浅圈足。内外施粉青釉,釉汁厚润如脂,幽微素净。

来源,德岛藩蜂须贺家族珍藏;小室信夫(1839-1898)珍藏;富永冬树珍藏(其妹夫为益田孝);益田孝男爵(1848-1938)(别号钝翁)珍藏;伦敦苏富比,2006年11月8日,拍品54号

本拍品弥足珍贵,充份体现了宋代幽微素雅的审美意趣。八百多年来,此类极品龙泉青瓷在中日两地均被奉为圭臬,常被视为传家或镇寺之宝代代相传,而这一现象在日本尤为普遍。此瓶的釉料肥腴失透、温润如玉,荟萃了龙泉青釉最为人称许的特质。此外,其天青釉清淡柔和,在藏家看来固妙至毫巅,但陶工却视之为畏途。色泽、质感佳妙如斯者,其原料、配制、上釉和窑烧皆须拿揑得恰到好处,故上乘之作寥寥无几。这种釉料美不胜收,在日本通称为「砧青磁」,泛指与本拍品相近的极品青釉纸槌瓶,此类器物于南宋(公元1127至1279年)和元代(公元1279至1368年)输入日本,藏家业已将之与这抹妙不可言的釉色划上了等号。更有人指出,本品正是用「砧青磁」统称该类名瓷之缘起。

这一造型因形似纸槌而得名,但其直筒腹、长直颈和盘口样式,其实是以玻璃瓶或樽的方式,自伊斯兰地区西部(或为伊朗)传入中国。1997年发现的公元十世纪印坦沉船货物中,也有玻璃近似例的碎片,就此请参阅M.Flecker所撰《The Archaeological Excavation of the 10th Century Intan Shipwreck》(牛津:2002)。沉船位于印度尼西亚爪哇海离岸,船上有大批十世纪中国陶瓷,以及少量伊斯兰玻璃和其他材质的器物。艾尔萨巴珍藏(Al-Sabah Collection)一例形制相同的公元九至十世纪伊朗地区吹制玻璃瓶,其颈若筒状(图一),图见S.Carboni所撰《Glass from Islamic Lands – The Al-Sabah Collection,Kuwait National Museum》编号25a(伦敦:2001);藏品中尚有两件年代略晚的十至十一世纪伊朗地区近似例,其器颈略敛,图见前述著作编号35及55。1986年,一个断代为公元1018年的辽代古墓亦曾出土近似的伊斯兰玻璃瓶,图见《辽陈国公主墓》图14-2(北京:1993)。此瓶器腹向足部渐敛,颈上则向口沿略收。观乎瓶颈的形状,加上伊斯兰玻璃确是在唐至五代期间传入中原,所以中国的陶瓷版本很可能脱胎于九至十世纪较早期的伊斯兰玻璃器。

《世界陶磁全集 - 12:宋》,东京,1977年,图版207号,日本経済新闻社,《益田钝翁展》,东京,1983年,图录图版34号,白崎秀雄,〈钝翁搜集品由来记〉,《芸术新潮》,东京,1983年5月号,页59

说明,瓶盘口,长颈渐宽,折肩,直筒腹,浅圈足。内外施粉青釉,釉汁厚润如脂,幽微素净。


宋龙泉窑长颈玄纹瓶 高度24.5cm。口外径9.3cm。腹径13cm。圈足直径9.25cm 起拍价300万

来源,德岛藩蜂须贺家族珍藏;小室信

1839-1898)珍藏;富永冬树珍藏(其妹夫为益田孝);益田孝男爵(1848-1938)(别号钝翁)珍藏;伦敦苏富比,2006年11月8日,拍品54号

本拍品弥足珍贵,充份体现了宋代幽微素雅的审美意趣。八百多年来,此类极品龙泉青瓷在中日两地均被奉为圭臬,常被视为传家或镇寺之宝代代相传,而这一现象在日本尤为普遍。此瓶的釉料肥腴失透、温润如玉,荟萃了龙泉青釉最为人称许的特质。此外,其天青釉清淡柔和,在藏家看来固妙至毫巅,但陶工却视之为畏途。色泽、质感佳妙如斯者,其原料、配制、上釉和窑烧皆须拿揑得恰到好处,故上乘之作寥寥无几。这种釉料美不胜收,在日本通称为「砧青磁」,泛指与本拍品相近的极品青釉纸槌瓶,此类器物于南宋(公元1127至1279年)和元代(公元1279至1368年)输入日本,藏家业已将之与这抹妙不可言的釉色划上了等号。更有人指出,本品正是用「砧青磁」统称该类名瓷之缘起。

这一造型因形似纸槌而得名,但其直筒腹、长直颈和盘口样式,其实是以玻璃瓶或樽的方式,自伊斯兰地区西部(或为伊朗)传入中国。1997年发现的公元十世纪印坦沉船货物中,也有玻璃近似例的碎片,就此请参阅M.Flecker所撰《The Archaeological Excavation of the 10th Century Intan Shipwreck》(牛津:2002)。沉船位于印度尼西亚爪哇海离岸,船上有大批十世纪中国陶瓷,以及少量伊斯兰玻璃和其他材质的器物。艾尔萨巴珍藏(Al-Sabah Collection)一例形制相同的公元九至十世纪伊朗地区吹制玻璃瓶,其颈若筒状(图一),图见S.Carboni所撰《Glass from Islamic Lands – The Al-Sabah Collection,Kuwait National Museum》编号25a(伦敦:2001);藏品中尚有两件年代略晚的十至十一世纪伊朗地区近似例,其器颈略敛,图见前述著作编号35及55。1986年,一个断代为公元1018年的辽代古墓亦曾出土近似的伊斯兰玻璃瓶,图见《辽陈国公主墓》图14-2(北京:1993)。此瓶器腹向足部渐敛,颈上则向口沿略收。观乎瓶颈的形状,加上伊斯兰玻璃确是在唐至五代期间传入中原,所以中国的陶瓷版本很可能脱胎于九至十世纪较早期的伊斯兰玻璃器。



瓶敛口,斜短颈,圆肩,腹下敛收,外撇圈足。通体施翠青釉。盖覆斗式,三阶式盖面,宝珠钮。

文献记载明代龙泉窑曾与景德镇并列,同时为朝廷烧造瓷器。《大明会典.陶器》:「洪武二十六年定,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要定夺样制,计算人工物料,如果数多,起取人匠赴京置窑兴工,或数少,行移饶、处等府烧造。」「饶」即饶州景德镇,「处」即处州龙泉窑。

此器弧线明显,釉色翠绿,明初时属酒器类。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一件无论形制大小或釉色均相若的例子,载于2009年台北出版《碧绿—明代龙泉窑青瓷》,图版64号,书中论述同样的三阶式盖面亦见于景泰七年(1456)金英墓出土的白瓷盖罐上。另一近似的带盖梅瓶藏于日本五岛美术馆,见2012年日本出版《龙泉窑青磁展》,图版91号。该书引例龙泉大窑枫洞岩窑址永乐地层出土的带盖梅瓶残片,其体形较小,见119页,149号。龙泉大窑相信为明初烧造官器的窑址之一。

此器源自香港徐氏艺术馆,据说为收藏家徐展堂最钟爱的藏品。曾展出于香港艺术馆1990年举办敏求精舍三十周年纪念展《历代文物萃珍》,图录编号125。2010年12月1日于香港佳士得拍卖,拍品3104号。


瓶小口,宽唇平折,长颈,双鱼龙曲耳,丰肩下渐收,外撇圈足内双阶式底。器腹贴四爪云龙,细鳞披、火焰发,破浪而出、逐珠而行。肩上隐约迭划莲瓣,下有凸弦,间贴五瓣小花。颈饰花纹二层,上为火珠,下为卷草。通体罩施青釉,晶莹至极犹如翠嫩梅子之色。

此龙泉窑瓶,装饰丰美,更形别致,展现元代装饰艺术之勇于创新,独具匠心,尝与日渐盛行之青花名品相竞。大异于宋朝简素之风,元匠开创一代全新审美典范。龙泉瓶器,堆饰如此繁复,甚为珍稀,本品,达此类样式之巅,或属唯一。

蒙元新治下之中国,工匠于南宋旧统中得以解放,积极汲取外来元素,尤为迎合外销品味。迄今分别见于伊斯坦堡托卡比皇宫以及伊朗阿德比尔圣庙之十四世纪中国瓷器,藏量庞巨,精致美艳,绝非偶然。艺匠藉由诸窑,尝试各种样形搭配,如视此瓶,高肩、收身、敞足,可比较磁州窑器,见一四爪龙纹例,藏于堪萨斯城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录于《Nelson Gallery of Art》,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卷2,堪萨斯城,1973年,


日本万野美术馆旧藏,第387番。

龙泉窑始烧于北宋早期,而南宋龙泉窑瓷质、工艺最佳。南宋中期以后,完全形成自身的特点,以粉青与梅子青釉著称于世,此两种釉我龙泉青瓷中最名贵之品种。龙泉青釉实为一种“石灰碱釉”,这种釉在高温中粘度较大,流动性较小,适宜挂厚釉。有层中含有大量小气泡和未完全融化的石英颗粒,当光线射入釉层时,釉面会使光线发生强烈的散射,呈现出一种柔和淡雅如冰似玉的美感。

此件贯耳壶仿自青铜器造型,挺拔俊雅,高足外撇,方阔沈稳;瓶颈两侧附管状双耳。器型仿明投壶式样。通体由上至下起弦纹五道,通体施青釉,釉色青翠,介于梅子青,粉青之间,釉面凝厚莹澈,历千年而精光未泯,愈见宝光内蕴;釉内多有气泡,聚沫攒珠,润泽如酥,口沿釉薄处浅露胎骨,圈足底无釉露灰白胎泛火石红,亦正是高濂《遵生八笺》、文震亨《长物志》所追求的“堂中插花”所用之器,清心古雅。整器敦实质朴,风韵古雅,体现出淡恬古雅的独特艺术风格,一展崇尚纯净一色的审美品味。此瓶论器型、釉色、皆属上乘。此种粉青釉弦纹瓶存世极少,同类于此器型者寥寥无几,实为异常难得的隽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带乾隆御题诗之龙泉窑青瓷弦纹贯耳壶,形制与本品极为相近,故宫博物院亦有同类藏品,宋代仅见官窑同器型制品。

已故收藏家、万野美术馆创始人,万野裕昭(Yasuaki Manno 1906-1998)是20世纪下半叶日本关西地区最著名的东方陶瓷收藏大家之一。他的收藏品全部经过细致考证,严格挑选,纳入收藏旗下时力求其完美,并在财力的支持下,建立良好的收藏环境。所以他们不仅归纳出清晰的收藏脉络,还严格控制藏品的水准,更在保存上尽心尽力地维护艺术品的最佳状态。万野氏受此传统风气的熏陶,专事收集中国宋代的黑釉器、白釉器及青瓷。他的藏品依照年代及时期而分类,每个时期均收集代表作。如北宋定窑的褐色鹧鸪斑黑釉笠碗,其大小、设计与造型皆别树一帜,在2002年香港佳士得10月28日的“万野美术馆藏中国艺术珍品”中,成交价达12,394,100港币,创宋代茶碗最高成交价世界纪录。现万野美术馆亦藏有全世界传世仅八件人物纹元青花罐之一的“元青花百花亭图罐”。万野美术馆的精彩藏品,代表过去一个世纪以来日本收藏家最珍视的中国陶瓷艺术的结晶。


此类大盘为处州龙泉官窑的作品。除了底部的环形垫烧区以外,全器光素满釉。看似朴实无华,却更能突显出其青碧光润的釉色。

浙江省龙泉官窑遗址曾发掘一件同类的龙泉大盘,见《发现.大明处州龙泉官窑》,杭州,2005 年,页254,图版6。其他尺寸略小的例子可参考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一件(57.7公分),著录于《碧绿– 明代龙泉窑青瓷》,台北,2009 年,页90-91,图版41;香港佳士得2007 年5 月29 日拍卖一件,拍品1478 号(56.3 公分);首都博物馆曾展览一例(56 公分),见展览图录《温温玉色照瓷瓯》,北京,2012 年,图版112;及一例(54.5 公分)著录于《龙泉集芳.创业七十周年》,第1 册,东京,1976 年,图版515,后于香港苏富比2015 年4 月7 日拍卖,拍品3632 号。


日本爱媛县江户时期大名久松家珍藏,1955年由久松家赠予现藏家 (付信简记录)

龙泉青瓷自古誉满中外,慕名者遍及日本,不少顶尖龙泉名器均外销当地,供有识之士鉴藏赏玩。本器大概亦不作例外,在浙江省龙泉窑一经烧造,随即运抵日本,流传至今。名品佳器经家族世代相传,或由寺庙长存久贮,才免于散失,过程弥足珍贵。本龙泉青釉茶叶罐,形制独特,釉色莹润,清丽悦目。龙泉青釉典雅绝尘,一直备受日本鉴藏界推崇。

此罐原为日本久松家族珍藏,及至1955年转赠至现时藏家,并由后者保存迄今。久松氏为江户时期(公元1603至1868年)伊予松山藩「大名」。伊予松山,即现今四国爱媛县松山地区;藩,作属地;「大名」,为日本幕府时代广袤藩地首领之专称,亦即藩主。

此罐作为茶具一员,象征博大精深的茶道文化,同时透过茶会品鉴艺术一环,揭示主人久松家族之优雅品味。茶叶罐,顾名思义,乃盛放茶叶的器皿。春天采茶入罐,待夏季完熟,此谓新茶,即本器所盛之茶叶品种。罐口以木盖密封,覆纸多层,再用绳索缠束。本罐短颈,撇口,最宜装封。据下段引文所述,此类茶叶罐甚或以网结包覆贮于地下,避免夏季高温令茶叶变坏。日文「口切之茶事」,意谓年度首场茶会,在十一月上旬进行。茶会举行前夕,茶庭、茶室之大小角落皆会灿然一新,固有竹篱、水槽、障子与袄门之糊纸,以及迭席纷作替换。茶叶罐亦会由贮藏器变成鉴赏物,换上「口覆」,即罐口的覆布,以顶级丝绸缝制,并配以「饰之绪」,即沿罐口捆扎以固定覆布之绳钮饰结。茶会进行之时,茶人先小心打开罐口覆布,继而剪开层纸,并且移除木盖,最后才可取出茶叶。以石臼把新茶茶叶碾成粉末,即可留作冲泡。

龙泉青瓷罐作为茶道器具并不常见,惟古籍确曾记载此事属实。千利休曾去信京都大德寺僧侣春屋宗园(1529至1611年),述及丰臣秀吉(1537至1598年)于1585年10月7日在宫内举办之茶会所用茶具:「地下藏一砧青瓷茶叶罐,外以网结包覆。」 砧青瓷指龙泉青瓷,日本素以砧青瓷泛指龙泉青釉双耳瓶。松屋久重(1567至1652年)编修之《松屋名物集》及出云松山藩藩主松平不昧(1751至1818年)编修之《古今名物类聚》,皆列举砧青瓷为茶叶盛器。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现藏一罕例(图一)。

日本黑田家族珍藏,入藏于十六世纪;茧山龙泉堂,东京;埃斯肯纳齐,伦敦,2008年。

此盘曾为日本黑田家族珍藏。黑田一支发源于播磨国,先后为织田及丰臣家族效力。黑田孝高(1547-1604年)因出任谋臣有功,1587年获封中津城。黑田孝高既是豊臣秀吉的得力军师,也是茶圣千利休(1522-1591年)的好友,并亲自撰文阐述茶道。

此类直径逾60公分的龙泉大盘十分少见,形作菱花式者更为珍罕。五件尺寸相仿的近似例经著录,包括全球公私博物馆所藏四件:中国国家博物馆一件,见《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图版112号;日本根津美术馆一件,载于《根津美术馆藏品シリーズ4:青磁》,东京,1977年;及日本出光美术馆两件,著录于《出光美术馆藏品目录—中国陶瓷》,东京,1987年,图版594及595号;及玫茵堂旧藏一件,于香港苏富比2011年10月5日拍卖,拍品7号。另参考托普卡比藏一件略小的一例(57公分),见《Chinese Ceramics inthe Topkapi Saray Museum》,第1册,伊斯坦堡,图版245。

此梅瓶造型素雅,为北宋早期龙泉青瓷罕例。龙泉窑位于浙江省龙泉市,创烧于三国两晋,后来风靡一时。该窑地处中国东南部,北宋时期,北方诸窑竞争激烈,如陕西耀州窑,毗邻权势之地,更具地理优势。早期龙泉青瓷釉色淡青,划花细腻,有别于晚期龙泉青瓷釉色深绿,装饰随性,时出无纹之作。相较之下,早期龙泉青瓷与同省北部之越窑及北方耀州窑风格更为相似,早年常误以为越窑所制。龙泉窑虽受越窑影响显著,然北宋时期已见独特风格,刻划纹样精美,线条细致生动。如此清雅之梅瓶,诚早期典范,实属罕珍。

从五代时以烧制随葬礼器为主,至北宋时期转烧质佳日常器皿,龙泉青瓷所用材质及工艺改变甚大。对比五代时期之梅瓶,风格嬗变立见,五代工艺略嫌粗糙,宽肩较为明显,划缠枝牡丹纹,上下缀莲瓣,录于《龙泉青瓷》,北京,1966年,图版2。

此梅瓶颈部略宽,瓶肩圆润,器形比例和谐匀称。缠枝牡丹纹繁密细致,饰瓶身三分之二,比例恰到好处,不感拥挤,优雅大气,青釉泛蓝,尤为出众。相类之梅瓶,比例不一,纹样一般较窄,且釉色泛黄近橄榄,未及此悦目。见一尺寸稍大出土于浙江省松阳县之梅瓶,现藏松阳县博物馆,肩部环缀叶瓣纹,著录甚丰,如朱伯谦,《龙泉窑青瓷》,1998年,台北,图版69;以及《中国龙泉青瓷》,杭州,1998年,图版47及封面。另见一略小之例,纹饰细密,为 Herbert Ingram 爵士伉俪旧蓄,现藏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录于《世界陶磁全集》,卷12,东京,1977年,彩图版179。另有三例见诸拍卖,其一为德馨书屋旧藏,售于纽约苏富比2008年3月18日,编号86;第二例饰有两圈缠枝花,且有一圈花瓣,却较宽,售于香港苏富比1996年11月5日,编号725;第三例为养德堂旧藏,尺寸较小,饰缠枝牡丹纹,下添五层交错相迭之花瓣纹,售于纽约苏富比2015年3月17日,编号64。

瓶为琮式,圆口,方身,直腹,圈足,口与足大小相若。器身四面以凸起的横竖线纹为装饰,满施青釉,釉面光洁,釉色清朗,浓淡相宜,古韵迭起,表现出典雅高贵的独特气质,是为不可多得的南宋龙泉精品

琮是新石器时期的礼器,也称为玉琮。其器内圆而外方,以象天圆地方之说。《周礼》记载:“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宋代开始,仿古之风盛行,这源于宫廷对上古时代礼仪典章的追慕,随着出土古器物的丰富,古器物成为制作宫廷礼器的原型。北宋宫廷制作了大量的青铜仿古器物。南渡以后,国家疲敝,所以部分宫廷礼器改由修内司督造陶瓷类礼器。随之此类器物不断拓展成为时代流行之物,南宋官窑周边地区也随之出现诸多仿古器形

此件龙泉瓶系仿造周代玉琮外形并加以变化而成,为典型的仿古造型。龙泉窑在今浙江省龙泉县境内。因宫廷的需求和海外市场的依托,终于发展为一个窑场林立的庞大体系。它以卓越的艺术成就,取代了越窑的地位,成为南方重要的青瓷产区

比较相似别例,清宫旧藏一件宋龙泉窑琮式瓶(《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两宋瓷器(下)》,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6年,页108,图97),釉色、形制、尺寸与拍品相近,可作比较。另有一尺寸略大的南宋龙泉窑琮式瓶,曾由北京瀚海于2006年拍出,以275万成交,亦可作为参考

瓶盘口,长颈,折肩,直筒腹,浅圈足。内外施梅子青釉,胎骨稍厚。颈部两侧置凤耳。足沿涂赭色汁。此器形制因似造纸打浆所用槌具,亦称纸槌瓶,为宋代常见的瓶形,而于瓶颈两侧附贴双耳,则为南宋龙泉窑所特有,见凤耳及鱼耳两种。除了清宫旧藏数例,此造型亦深受日本藏家所青睐。东京根津美术馆2010年举办《南宋の青磁》展览中,曾展出多件日本知名收藏的龙泉凤耳或鱼耳瓶,见展览图录17-25号。其中一件藏于京都阳明文库,被列为重要文化财的例子与此器甚为相似,高度亦同,惟釉表片纹较为明显,见图版17号。

龙泉窑是著名的青窑瓷场,窑址在今浙江省龙泉县境内,宋元时期烧造盛极一时,明代在元代的基础上继续发展,龙泉窑相比前朝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明代重要的器皿中均有龙泉窑的遗迹,《大明会典》记有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要定夺样制……行移饶、处等府烧造”。即饶州府的景德镇和处州府的龙泉窑烧造瓷器。

本品器形端庄挺拔,秀美隽雅,通体覆施青釉,厚润沉静,碧翠怡人。颈部剔刻蕉叶纹、回纹、忍冬纹;肩部饰如意垂云纹,内填花卉;腹部主纹饰为四朵缠枝牡丹,其下刻变形莲瓣;足墙饰回纹。布局繁密紧凑,层次过渡清晰,刻划豪放流畅,工艺精湛,所刻枝蔓花卉轻盈舒展,气脉连贯毫不逊色于笔绘之神韵,为明洪武龙泉官窑玉壶春瓶之佳妙隽品。

此式造型与纹饰为洪武时期官窑之典型风格,2005年4月在龙泉大窑村的枫洞岩明初官窑窑址亦发现同类玉壶春瓶残件,可证此处即为其生产窑场,参见《发现:大明处州龙泉官窑》页110。传世与之相同者可见两例,一为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参见《故宫文物月刊》第311期,2009年2月,封面和页12,图9;另一例为香港苏富比1996年秋拍第635 号拍品。而景德镇窑洪武玉壶春瓶当中与之相同纹饰者,各见青花、釉里红一例,分别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典藏“洪武 青花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和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洪武 釉里红牡丹唐草文瓶”。

尊撇口,长颈,圆腹,因形似石榴果实故名。此尊以雕、划、贴的工艺装饰器身,口缘贴乳丁、划花草纹、锦纹一周;颈划灵芝纹、卷草纹;肩划球纹锦;腹部减地拱花四组大叶牡丹花,篦纹作叶脉,隙地再填以致密的平行篦纹;近足刻细长莲瓣纹一周。全器胎体厚重,釉色青翠莹润。

同纹饰的石榴尊似未经著录,同器型者亦十分少见。最为近似的一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其腹饰缠枝菊纹,见叶佩兰著《元代瓷器》,北京,1998 年,页259,图版477(图一)。另可比较三件腹部开光内饰折枝花果纹的例子,一载于同上,图版446 和《世界陶磁全集:13》,页181,图版150;以及两件纹饰相同的例子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著录于《碧绿– 明代龙泉窑青瓷》,台北,2009 年,页148-151,图版75(图二)及76。北京故宫博物院还有一件尺寸较小(19.3 公分)光素无纹的石榴尊,原藏于承德避暑山庄或沈阳故宫,图见黄卫文撰〈清宫旧藏明代龙泉窑青瓷研究〉一文,载于《中国古陶瓷研究辑丛– 龙泉窑瓷器研究》


分享到: